长沙医美医疗美容医院(长沙星医美医疗美容医院招聘)

医疗美容 2022-02-12 12:25 118

摘要:女子在长沙的美容机构做美容手术后称不满意,大闹美容机构在调解后,该女子又多次反悔接连三家美容机构受到影响将其反映到行业协会随之协会将这名女子列入了“黑名单”行业...

一直在整容,永远不满意,长沙一女子被列医美界“黑名单”

女子在长沙的美容机构做美容

手术后称不满意,大闹美容机构

在调解后,该女子又多次反悔

接连三家美容机构受到影响

将其反映到行业协会

随之

协会将这名女子列入了“黑名单”

行业内通报

此举惹怒了该女子

她将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起诉到法院

要求撤销黑名单,同时赔偿名誉损失3万元

近日,长沙中院二审宣判该案

(文中人物为化名)

女子多家医疗机构整容后吵闹维权

二十多岁的女子刘婷2018年先后在长沙某医学美容医院、长沙雨花某医疗美容门诊部做整容手术。北京爱美人医美医院(北京爱美人国际医美)她在前一家医院花了5万元接受重睑修复、假体隆下颏等项目手术。

手术后一个月,刘婷称对手术效果不满意,多次在医院吵闹。医院为了维护声誉,同意退款1万元,双方签订了终结协议。

不料几天后,刘婷反悔,再次来吵闹,造成医院无法正常上班,医院只得报警,双方再次签订了协议。

而几天后,刘婷再次反悔,最终双方在当地街道调解委员会组织下签订了调解协议,医院方全额退款。

一直在整容,永远不满意,长沙一女子被列医美界“黑名单”

同一时间

长沙雨花某医疗美容门诊部有同样遭遇

刘婷做了硅胶假体隆鼻、鼻翼缩小等手术后

多次吵闹

最终门诊部退还2万元手术费用

两家医疗机构把情况反映

给了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

2018年11月

该协会在行业内对刘婷发布了黑名单风险警示

几个月之后,刘婷又去了长沙开福某医疗美容门诊部,做隆鼻修复手术。手术后,刘婷再次称效果不满意,多次吵闹,这家美容机构答应免费进行鼻型调整修复手术,还赠送脂肪填充额头、厚唇改薄等项目作为补偿。刘婷同样签字同意了之后反悔。

该美容机构

为刘婷做了多次修复,她仍不满意,无休止的吵闹,严重影响了机构正常经营,请求协会帮助处理。

2019年5月

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在行业内发出了一份

《关于刘婷再次黑名单风险警示的通知》

↓↓↓

此人在与美容机构达成和解协议后,仍不断吵闹纠缠,其行为符合法律规定的医闹行为。协会再次发布黑名单风险警示,请各机构防范,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刘婷得知这一通知后

将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起诉到天心区法院

请求法院判决协会赔偿名誉受损费3万元

恢复自己在长沙医美界的名声,洗清污点

法院:协会行为不违法,没有过错

一审法院认为

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是由长沙市民政局依法批准成立的社会公益团体组织,涉案三家美容机构均属于该协会的会员单位,根据该协会制定的《联合打击医闹行业公约》第5条规定,该协会具有“在行业内建立医闹黑名单制度,并在行业内通报”的职责。刘婷在这些美容机构美容后,以对效果不满意为由不断吵闹,签订和解协议后仍继续吵闹,其行为影响了这些机构的正常经营秩序,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根据美容机构的报告,在会员机构进行警示通报,是基于其自身负有的职责依据行业公约采取的措施,目的是为了维护行业的健康发展和会员单位的合法权益,主观上不具有过错。

同时,该协会对刘婷作出的黑名单警示通报内容没有虚假事实,客观上也没有存在侮辱、诽谤等损害其名誉的后果。据此,一审法院驳回刘婷的全部诉讼请求。

该案一审宣判后,刘婷不服,认为自己行为不构成“医闹”,上诉到长沙中院。长沙中院认为,刘婷与相关美容机构产生医疗纠纷后,双方可以协商解决或申请相关机构调解解决,然而刘婷在签订和解协议后,多次反悔,并继续吵闹,且在与相关美容机构工作人员微信沟通中,发表过激言论,行为已明显超出正常合理的沟通范畴,长沙市医疗美容协会依据行业章程,对刘婷影响相关美容机构的行为纳入黑名单,该行为并不违法,主观上也不存在过错,不构成侵害名誉权。据此,长沙中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来源:三湘都市报

相关推荐

评论列表
  •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赶紧来抢沙发吧~